卧槽别逼我w

今天的毛好抖S球粮w

【卷黑】坐了地铁后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53420670224381

【卷黑】坐了地铁后[2]b

【卷黑】坐了地铁后[2]a

【卷黑】坐了地铁后[1]

〖请务必让我唠嗑几句!〗 

  文笔啥的只能这样了,见谅啊!

  卷黑的性格果然还是拿捏不准的说。。。

   没能一次性发上来真的对不起,不过明天我还会来哒~-  3  -

        上海的地铁拥挤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纯黑的承受范围。
        “纯黑?”卷毛看着贴自己越来越近的人表示担忧。
         “……感觉人好多……”卷毛拉起纯黑的手。
         “是不是还是不能习惯这么多人?要不我们不坐地铁了?”说完就想拉走纯黑。
        “诶!票都买好了为啥不坐啊?”纯黑扯住卷毛。
        “别勉强自己啊!反正没多少路,我们可以走路过去的。”
         “我还是想坐坐看啊混蛋!”
          最后卷毛还是妥协了,面对纯黑的星星眼怎么做到拒绝啊,艰难的挤进了地铁,190的优势MAX男友力满满的卷毛给纯黑圈出了一小片空间。纯黑表示和陌生人靠太近都很嫌弃,于是整个人贴紧了卷毛。卷毛呼吸一滞,心跳加快了些,‘这样的纯黑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
         “喂,你个污毛心跳怎么变快了,是在想什么污秽的事嘛?”卷毛尴尬的笑了笑。
       一路无语,卷毛发现胸前的衣服被越抓越紧,低头看见满脸绯红身体微微颤抖的纯黑,心下一惊,把纯黑拦腰抱起,走了地铁。
           “唔……”直到回了酒店,纯黑还颤的厉害。
      “刚刚……好恶心。”带着些许颤音。
     “好啦,下次我们不坐地铁了呗。”卷毛把纯黑抱入怀中安慰。
        “刚刚好像……有痴汉摸我……”声音小的跟蚊子一样。
       “什么!你怎么不早说啊!要我早知道我一定先打他一顿!你哪里被摸了?”卷毛一瞬间就激动起来,语气都变得霸道了点,显然是生气了。纯黑一愣,呜咽道
       “好像是,屁……屁股,大腿……”
         “喂喂喂,你你做什么啊!”卷毛大手一撩,将纯黑都翻了过来。
          

捕获一只赖床黑qwq

面对床上裹着棉被只露出一个脑袋玩ipad的人,卷毛表示头疼。‘又开始了又开始了,纯黑式赖床!’
“我等下还要出去哦,你最好赶快起床。”
“卷毛你个渣闭嘴好烦,要出去你就出去嘛,我等下会起床吃饭的。”
“不行,等下就凉了,你胃不好,况且现在都下午一点了,你想在床上呆到什么时候去啊?”卷毛佯怒,顺手去夺纯黑手里的ipad,纯黑被卷毛突然其来的动作一吓,脱手就把把ipad给砸了出去。纯黑一脸肉痛,转身掀开被子就给了卷毛两脚,正中裆部。
“嗷,纯黑你谋杀亲夫啊!”大手抓住纯黑依旧摆动不停的双腿。
“神他喵的亲夫,放手啊!你这混蛋!”身上那条过大的睡衣因纯黑的过激挣扎而露出的肚子和纯黑色的胖次,晃的卷毛一愣,松开了禁锢纯黑双腿的手。纯黑一滚,整个人翻进了被子里,缩成一团,卷毛挠了挠头发,把ipad放在床头,拍了拍床上的一团,
“赶紧起来刷个牙洗个脸啦,ipad没摔坏好好的,我把面拿到床上来喂给你吃好不好啊?”见床上那团稍稍动了动然后又没反应了。
“我错了还不行吗?”卷毛戳了戳纯黑,带着点求饶撒娇意味。
“去把面拿过来啊你个白痴,哼!”隔着被子闷闷地说道。
“嗯嗯恩,那你去刷牙洗脸我去拿面。”九岁卷就这么屁颠屁颠地走进了厨房。
听到走远的脚步声,纯黑才缓缓拉下被子露出一张红的滴血的脸,“这个白痴!”

问个问题啊。

吃肉什么的真的很重要嘛?话说你们要吃肉嘛?

        卷毛很早就醒了,但他还是躺在床上。因为怀里一坨的睡颜实在是太可爱了,忍不住多看几眼,直到看上瘾还是不肯挪开视线。一头稍长的黑发盖住耳朵,露出小巧的耳垂。睡衣下的嫩白肌肤是令少女也要羡煞几分的。大概是早上的九点多了,阳光沿着窗边射进了卧室里,怀里的人儿眉头一皱,往卷毛怀里又缩了缩,紧紧因为这个小动作惹得卷毛血气上涌。卷毛深吸了一口气,把欲火给压了下去,盯着纯黑的睡颜又痴痴的看了会,才移开视线在纯黑额上轻吻,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直到被纯黑咬醒。
         “唔,纯黑你咬我干嘛?”一个今日委屈模式的毛毛
         “谁叫你抱我抱得那么紧啊!话说现在都几点了啊!”一个挣脱不了190壮汉怀抱的小公举
          “大概中午了吧?”
          “那你还不去做饭?”说完纯黑抬腿就是一脚,把卷毛给踢下床去。
           “好啦好啦!我这就去给你下面,你也别赖床了赶紧起来吧。”
           “切,赶紧滚!”
         洗漱完毕的卷毛望着镜子里,那被纯黑要了一口的唇角,那道牙印还浅浅的印在上面,不自觉的嘴角上翘。一脸幸福的笑着说:“下口可真重啊!”